咸鱼残

这里阿残
万年躺在aph坑底 法音乐剧爱好者
🇫🇷仏领🇫🇷
史向/右仏/仏贞
超爱吃且常产粮的:史向 | Dover
超爱吃且时而产粮的:仏贞 | 黑白仏
超爱吃但老是不产粮的:西北风 | 爱丽舍 | 普洪 | 伊双
长篇大论注意
法史迷恋偏执症患者
奋战考研中!

一个文手的年终总结和汇总

一个晚了不少的年终总结!昨晚磕音乐剧嗑到迷幻,忘记了一切

2018年依旧是蹲在aph大坑的一年,依旧是爱仏和坚定右仏大旗的一年。相比2017年写的东西多了很多,够做一次总结了,差不多一月一篇的样子,基本都是主DOVER的右仏。

下头是链接!


一.英仏

(Dover|微味音痴和爱丽舍)关于前任

 【英仏】魂灵震颤(上)

【英仏】魂灵震颤(下)

【英仏】岛与船之歌

【英仏】人鱼


二.右仏相关

【露仏】宣叙调

【娘塔西北风】双向荆棘

【露仏】瞳间世界

【西仏】纪

【独仏】论理科生和文学老师如何谈恋爱?


三.史向

记忆之地

【史向】敦刻尔克...


(黑白仏中心+全员)链-【十一】审判(1)

十一.审判(1)

秋日的王城凉风肃杀,旗帜在城墙上猎猎作响。这是个节日前夕,守卫的军号吹了三响,城门大开。

今日的兰泽公国分外热闹,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,乍一看还以为是这个国家又恢复了那些年的繁荣,但任谁都能发现不是这么回事。此时游荡在街上的多是市井闲人和普通市民,而且人流聚集向同一个方向,城堡的王室法庭。

这天天气不怎么好,风一阵寒过一阵。挤在法庭门前的市民裹着单薄的衣服,跺着脚数着时间,其中夹杂着抱怨咒骂。不过虽说都怨声载道,骂天气,骂国家,但没人想中途离开,每一个人都像准备看戏一样守在那里,满脸期待。再严肃的审判日,被俗人一掺和,也都变得像玩乐一样了。

这些年已经没有多少向...

【露仏】瞳间世界

画家露×美杜莎仏

之前右仏群里大家提的脑洞!

原梗是千年等一回来着,但已经完全跟梗没有关系了x


寒雨在高楼间倾泄,冲刷灰色的街道。

今日伊万·布拉金斯基也撑着伞走在雨中。他已经走了很久,离家却还有一段距离,刚刚他在路口停了一会,因为一阵咳嗽让他的呼吸不顺。抱在胸前的包受了潮,里面封起的纸张湿哒哒地垂在边缘上。

风吹斜了雨滴,他破旧的大衣和老围巾已经不能抵御风的袭击,脑内时不时一阵眩晕,他也无法快步跑起来。风越来越大,他去了临街的小店躲雨,顺便买了面包。这年轻人抬头向店主微笑,露出了一张瘦削的脸,那张脸苍白得很,眼窝深陷,一双紫色的眼睛闪着微光...

【史向】敦刻尔克

是三年前一个二战本的稿子的一部分,前一段时间又找到了发现简直是黑历史级别……找到主催又重新改了一份。但直到今天这个本子仍然没有会出来的样子…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…所以就先放了一部分出来。

本子里负责的是德国进攻法国、比利时、荷兰—敦刻尔克大撤退,全文2w+这里放出的是敦刻尔克部分,前面是比利时之战和弗朗越狱(?从巴黎跑出来x是史向,微Dover。

看看三年前自己写的东西,虽然是黑历史,但有一些今天自己能好好思考的东西呢。今后也会重新再写一次敦刻尔克的。


  海滩上的风泛着腥咸,泥泞的沙滩与带血色的海水结成一团粘稠的网,将人困在中间,想要逃离,但无处可逃。...

【独仏】论理科生和文学老师如何谈恋爱?

刚刚大家看到的那个是BUG出来的未完成版本!!这个才是正经的!


是国庆联文,跟大老铁 @花菜哥哥 的同梗抽cp,我是爱丽舍,她是冷战


独仏|师生|理科独×文学老师仏


赶上了独诞的末班车


今天也想写甜滋滋的爱丽舍    





 

      走进文学课教室的时候,路德维希的心情还是沉重的。

      他那张理科院的胸牌在这里格外扎眼,引得众人频频瞩目。他...

今天也是激情为小法法拍照的一天。感谢给修图的大老铁啊 @花菜哥哥 


法法就是史诗级可爱的代名词

正经晒娃up了我就是


这是您点的一锅仏——

#aph##余本通贩#

“巴黎诞生于星辰之下,又自灯火中被唤醒”



趁着假期偷偷再上一下lof



这里是法中心史向本《鸢尾与旧诗稿》的余本!还有最后10本,想收留本子的小天使们再来了解一下哇w

通贩是本子本体,书签两张可加购,明信片已经没有啦

跟以前的链接不一样了请看这个→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38n.10677092.0.0.5d1d1debR4VdTm&id=581022699993
原先那个已经删掉了

本子信息和实物请看图片



妈妈呀他真可爱(;´༎ຶД༎ຶ`)!我的心已经装不下其他东西了呜呜呜。在老家没多少拍摄道具,等回到家我要从此做一个敬业的晒娃up。啊♂太可爱了♂

【英仏】人鱼

      亚瑟觉得自己差不多是疯了。


      船上的老相识打来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大学里参加一场极重要的会议。手机在衣兜里振动了好久,当他终于趁着低身捡笔的空把它掏出来,看见上面有一长串的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  夏日的海滨城市,蝉鸣和日复一日的机械生活。随着地铁的轻晃,它们正随时间缓慢流走。

      从地铁站上来,迎面而来的是开...

【无聊盘点】那些总被搞错国籍的法国人

1.约翰·加尔文(1509-1564)大家都知道的宗教改革里加尔文新教的创始人,“新教的教皇”“美国的信仰之父”。生于法国北部,毕业于巴黎大学,1534年离开法国逃到巴塞尔,在那里出版《基督教原理》,后来在日内瓦建立神权共和国,日内瓦因此被称为“新教的罗马”。

他不是瑞士人。


2.欧仁·鲍狄埃(1816-1887)《国际歌》的词作者,巴黎公社的主要领导人,也是一位诗人。1871年巴黎公社失败后流亡英美,1880年获赦回国,去世时巴黎人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。

他跟马克思不一样,不是德国人。更不是苏联人。


3.奥古斯特·罗丹(...

1 / 4

© 咸鱼残 | Powered by LOFTER